ag金拉霸800倍游戏论坛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律師學院 > 理論研究 >

理論研究

News

淺論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件中的被害人

作者:劉艷冬   日期:2019-10-11 09:30   點擊:

內容摘要: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案件中因犯罪行為受到財產損失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等為案件的被害人,其財產損失應在案件判決中向被告人追繳或退賠的財產中予以解決。

關鍵詞: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參與人員  被害人保護

正文: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我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規定的罪名,只有在傳銷組織中起組織、領導作用的人員的行為構成上述犯罪國務院頒布的《禁止傳銷條例》第七條對傳銷行為作了專門規定,第二十四條規定有《禁止傳銷條例》規定的傳銷行為,且組織策劃傳銷或介紹、誘騙、脅迫他人參加傳銷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給予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而對于單純參加傳銷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給予處罰。但是該犯罪作為經濟犯罪及涉眾型犯罪,案件中被害人的界定以及被害人財產損失如何追償在實踐中存在較大爭議。本文認為在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件中只要不是案件的被告人且因該犯罪行為遭受財產損失,均應認定為該犯罪案件的被害人,并享有被害人的法定權利。下面結合本人承辦的一個具體案例進行展開討論,以進一步說明該問題存在的急需明確的相關問題。

一、案發背景

2015年2017年間,某公司通過互聯網銷售投資理財產品該公司宣稱業務利潤幅度5%8%之間公司會將利潤1%2%給投資者,并依據所有投資者的收入代扣應向國家上繳的個人所得稅該理財產品運作程序是:每個地區設有一個總經銷,下設多個銷售人員,銷售人員根據層級和銷售金額提取利潤。面對高額利潤的誘惑,眾多投資者進行投資,將資金直接交給銷售者,取得會員資格,并通過平臺進行相關操作。2016年年底,系統平臺宣稱公司欲進行上市路演暫停提現。截止案發前,平臺再未允許提現,眾多投資者因只收回少量利潤而感覺被騙,遂報案。

二、辦案經過

該類案件涉及全國各地投資者,各地法院均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進行判決,被告人也認罪伏法。但眾多的投資者卻沒能參與訴訟,更不要說挽回經濟損失。為此投資者到律所委托代理人,本律師作為代理人到承辦法院遞交代理手續了解情況時被告知上述投資人員均不是害人,無法參與該案訴訟。針對上述問題,本人和承辦該案的法官、檢察官和公安機關的偵查人員分別進行了溝通。檢察官和偵查人員均承認上述投資者的投資未收回或未全部收回,且案件是在上述投資人報案的情況下立案偵查,但對于是否將上述投資人認定為被害人,均表示該案已經進入審判程序,應該和法院溝通。承辦法官則認為上述投資人員均為傳銷活動的參與人員,且檢察機關的起訴書中并未提及被害人,該類案件在其他法院的判決中多未涉及被害人及被害人的財產損失問題。該案最終未將上述投資人認定為被害人,故未能參加審判程序,損失追償問題止步于此。

三、問題探討

目前該案已經判決完畢,委托人在報案后因沒有被認定為本案的被害人,導致無法參與訴訟,無權了解案件結果,對辦案機關的意見很大在尋求法律渠道解決無望的情況下,紛紛尋求其他解決路徑,其中多數方式是通過信訪渠道向政府部門反映意見,甚至是其他極端方式,社會不穩定因素顯著增加,本案的社會效果顯而易見。

本人認為,上述問題的出現不在于法律規定的缺失,而是于現行法律規定的理解出現了偏頗,甚或是擔當意識的缺失。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案件中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的范圍界定標準解決此類案件矛盾的關鍵所在。

四、律師觀點:

(一)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存在被害人

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案件存在被害人是法律規定應有之意。《刑法》第224條之一規定組織、領導以推銷商品、提供服務等經營活動為名,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等方式獲得加入資格,并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引誘、脅迫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的傳銷活動的,均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禁止傳銷條例》第一條 規定:為了防止欺詐,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維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保持社會穩定,制定本條例。第二條 規定:本條例所稱傳銷,是指組織者或者經營者發展人員,通過對被發展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發展的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或者要求被發展人員以交納一定費用為條件取得加入資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擾亂經濟秩序,影響社會穩定的行為。綜上,該犯罪侵犯的客體為復雜客體,既侵犯了公民的財產所有權,又侵犯了市場經濟秩序和社會管理秩序 從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實踐表現看傳銷活動以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為獨特特征,這就決定了上下層級之間的上級依靠下級獲利(計酬或返利)的客觀事實,上級為了獲利,極力拉攏或發展下線人員。通常意義上,在傳銷組織中除了最底層的銷售人員,其他層級的傳銷人員都存在著一定的組織領導行為。有時候,下層的傳銷人員與上層的傳銷人員之間也存在著銷售與被銷售(或購買)的關系,對于具有這種關系而又被騙取財產的人員,其本身即是傳銷組織的參與人員,也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行為被害人,具有雙重身份。只要傳銷行為不終止,這種雙重身份就一直在不停的變換過程中。從終極意義上說,沒有行為人受到損害,客觀上也就不會出現該類犯罪行為。進一步說,從該罪行的行為特征上看,參與該犯罪行為的人員中,既有獲利者,也有利益受損者,是否獲利抑或受損,完全取決于該類案件的發展程度如何。其中,較為特殊的一類人員就是引誘、脅迫參加者”,該類人員相較于積極主動參加犯罪行為的人員,其逐利的意愿僅是程度弱化的問題,如其繼續參與該犯罪行為,順序發展下線,則其主觀意愿與其他人員并無實質性的差別。綜上,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中存在被害人是毋庸置疑的問題,問題的關鍵是如何區分界定被害人的范圍。

(二)界定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被害人范圍的基本依據

法律哲人霍姆斯說,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經驗。借用到本文討論的問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是否存在被害人不是問題,而是應該如何解決這一現實矛盾。基于現行中國民眾的法律認知水平和樸素的道德評判標準,依據行為人在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是否獲利這一簡單標準,來認定其是否為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被害人,相較于理論上的探討,在當下或許更有現實意義。

(三)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存在被害人的實證案例

接受委托后,本律師在網站上對案由為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案件進行了檢索,共檢索到2009年至2019年間該類案件的7925份判決書。其中判決認定存在被害人并判決被告人發還或退賠被害人(或受害人)損失或取得受害人諒解的案件不足110份,占比不到2%,絕大部分案件在判決中未明確是否存在被害人抑或涉及退賠被害人損失問題。上述情況表明,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是否存在被害人這一問題在司法實踐已有顯現,但敢于直面這一問題并提出鮮明解決意見的尚屬少數

 (四)明確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存在被害人并予以回應的現實意義

2018年1月22日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強調,對于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一定要回應群眾訴求,切實做好追贓挽損、維護穩定工作,切不可一判了之。本文認為,從上述分析意見看,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存在被害人這一觀點似應不存異議。但實踐中,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最難查明的問題是各層級之間的資金往來以及在此基礎之上的盈利認定。涉案人員的廣泛以及資金往來的隱蔽性,應該是偵查階段的難言之隱,大而化之的概括性認定或許是最為明智的選擇。但案件的快速了結,并不能正真的解決問題,主要涉案人員的判刑入獄,不是社會矛盾的終極解決方式。明確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被害人及其經濟損失對于司法工作乃至社會穩定具有極大的現實意義


分享 :
  • 電話:0537-2381116
  • 傳真:0537-2385556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地址:濟寧市洸河路60號天工大廈7-8樓
© 1999-2020  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魯ICP備17044230號-1
ag金拉霸800倍游戏论坛 北京麻将馆手机版下载 AV翻白眼吐舌头 好友长沙麻将下载 河北麻将打牌技巧 股票融资=鑫配资 7星彩30期开奖结果 足球500比分直播 百度 下载贵州麻将平台 2013上证指数走势图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预测1001无标题 河北排列7 河南南阳麻将怎么打 快乐10分 排球比分规则简介 企业管理硕士就业前景 哈尔滨麻将免费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