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金拉霸800倍游戏论坛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律師學院 > 經典案例 >

經典案例

News

被告人閆恪坤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二審辯護一案

日期:2019-10-10 17:30   點擊:

被告人閆恪坤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二審辯護一案

 

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  王迎春律師

 

【案情介紹】

被告人閆恪坤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山東省汶上縣人民法院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作出(2018)魯0830刑初116號刑事判決,判處被告人閆恪坤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九萬元。被告人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上訴理由為:1、其只是受雇于閆某某,不知道閆某某是通過強迫交易的手段獲取的礦山清運、荒料運輸等項目,其沒有參與強迫交易和敲詐勒索罪;2、其不是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和積極參加者;3、槍支存放于其家,其是被蒙蔽和強迫的,且其沒有使用過槍支,沒有為閆某某管理槍支;4、其是迫于閆某某的威脅參與,系脅從犯,一審判決對其量刑過重,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

二審審理過程中,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第二十八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關于開展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工作的辦法》之規定,接受濟寧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指派王迎春律師擔任本案二審辯護人

【辦理過程】

本律師接受指定辯護后,依據中華全國律師協會《關于律師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辯護代理工作若干意見》之規定,依法向律所所屬濟寧市律師協會備案,查閱本案全部偵查卷宗和一審材料,及時會見了被告人,聽取了被告人的辯解。會見過程中向被告人講解了所涉罪名的法律規定、本案辦理程序和期限、量刑情節等內容,被告人同意本律師作為指定辯護人為其辯護。

會見中被告人除認可犯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外,對其他罪名仍然堅持自己無罪辯解,并要求辯護律師無罪辯護。根據被告人的辯解,結合本律師查看本案全部證據及依據相關法律規定,提出了如下辯護意見,因該意見涉及無罪辯護,為了既確保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精神的要求以及有關制度規定得到正確貫徹和執行,又要依法履行辯護人職責,維護被告人合法權益,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依照《中華全國律師協會關于律師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辯護代理工作若干意見》第三條第(二)之規定,組織本所律師對本律師提出的無罪辯護意見進行了集體研究并報律協備案。

二審辯護意見如下:

第一部分、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辯護人認為被告人閆恪坤的行為也不構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具體理由如下:

一、根據我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款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及兩高一部《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座談會紀要》等規定,“涉黑”案件必須同時具備“組織特征”、“經濟特征”、“行為特征”和“社會危害性”四個特征,而本案中,閆某某等人的行為不符合“涉黑”案件四特征。

(一)本案不具備“涉黑”案件的組織特征。

組織特征方面,該組織必須具備穩定性、嚴密性特點。

1)穩定性。

此處的穩定性,不是指時分時合,不是偶爾糾集,而是在一個地區較長時間一起進行違法犯罪活動。辯護人認為,是否具備穩定性特征應從三個方面考量:一看組織成員的關系;二看共有時間,三看成員的行為共性。

從組織成員關系和共有時間看,本案中,指控的20余名被告人中分和頻繁,在坐的被告人間未必都認識,有的成員間甚至沒有時間交集。被告人閆某某并沒有任命或選聘公司中層骨干領導。退一步講,即使成員中設置中層領導的職務但并不等同于在黑社會性質組織中的地位。因此,所謂的等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關系生疏,無指控的骨干成員,成員間沒有共有時間。

從成員共性看,本案中通過法庭調查證實,許多所謂的犯罪和違法事實都是個人原因所引起,閆某某并沒有安排和組織,因此成員犯罪不具有共性。

2)嚴密性。

此處的嚴密性,主要指組織規約紀律的制定與落實,沒有嚴密性的組織,無法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在本案中,通過法庭調查發問階段證實被控的20余名被告人沒有嚴格的活動規約或者幫教幫規,沒有嚴格的層級分工和職責分工,被告人閆某某本人對員工的管理行為純粹是公司對員工的管理行為。實施所謂的違法行為時,沒有縝密的組織,更沒有詳細的行動計劃作為實施犯罪的保障。對于許多員工參與的一些違法事實都是個人恩怨而基于同事親密的感情或抹不開面子才被糾集參與,并沒有受到任何組織或命令。因此,不具有“涉黑”案件的組織結構性特征。

(二)本案不具備“涉黑”案件的經濟特征

1)組織成員的財產收入屬于正常的勞動報酬。

 (2)本案中,被指控的組織并未以犯罪手段來獲取利益,即“以黑護商”并不存在。

即使內部的一小撮勢力從事了違法犯罪,并不能代表整個組織“具備一定的經濟實力”與“通過違法犯罪活動”并非因果關系。

(3)所獲利益維系組織成員生存的“以商養黑”指控缺乏事實依據。

綜上,公訴機關指控的經濟特征并不具備。

(三)、本案不具備“涉黑”案件的行為特征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解釋,“涉黑”案件的重要行為特征就是“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有組織地多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涉黑案件的行為特征表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其一、犯罪行為的暴力性

本案中,公訴機關指控的幾起事件中并沒有暴力沖突,更沒有造成重傷害或死亡的嚴重后果,而且這些行為都相對獨立且有因在先,并非被告人等人有組織、有預謀地實施犯罪行為。其方式并非恐嚇威脅或者拳打腳踢,均未造成嚴重的后果,這是不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的“暴力性”特征。

其二、實施犯罪行為的組織性

實施犯罪行為的組織性指違法犯罪的行為必須是以組織的名義、有組織進行的,或者是為了組織的利益。本案中,其他被告所實施的一些犯罪活動均是團伙成員中各自臨時起意各自糾集團伙成員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并不是以所謂“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名義事先有預謀、事中有組織的犯罪活動,即并未具備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行為特征。

(四)本案不符合涉黑案件的社會危害性特征

社會危害性,是指稱霸一方,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是黑社會性質組織的本質特征,這一特征是“黑社會性質組織”與犯罪集團、惡勢力團伙、流氓地痞團伙最本質的區別。本案中,公訴機關所舉證人證言前后矛盾且不具有真實性,且對社會危害性公訴機關斷章取義。

二、關于被告人閆恪坤本人而言:主觀上沒有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犯罪故意。

這項故意犯罪的罪名,需要行為人認識到自己組織領導或參加一個人數眾多的組織,且該組織以犯罪為主業。本案中,被告人不具有明知自己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行為會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發生的心理態度。在本案中,被告人只是定位于一名雇工,履行勞動工作,沒有意識或不可能意識所在公司是黑社會性質。

綜上,辯護人認為對我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的適用不能僅從組織的四個特征方面簡單套用,不僅需要對單個特征進行系統梳理、解構,還應結合四個特征間的內在聯系,以及特征之外的其他定罪要件綜合判定。一審判決被告人閆恪坤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屬于法律適用錯誤。

第二部分、關于強迫交易罪:

辯護人認為,被告人閆恪坤不構成強迫交易罪。理由如下:

1、被告人是一名雇員,履行的是提供勞務的義務,并無暴力、威脅手段,也無證據證明被告人以上述手段對他人實施強買強賣。

2閆某某如何與受害人簽訂合同,被告人并不知曉,在其進行丈量、統計和結算時,雙方的交易已經基本完成,被告人根本沒有共同參與也不可能參與《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規定的犯罪行為。

第三部分、關于敲詐勒索罪:

辯護人認為,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理由如下:

1、在指控的鑫和源礦敲詐勒索案中,被告人閆恪坤事前沒有和其他被告人有過共謀,在現場也是按照雇主閆某某的要求進行丈量,在整個過程中始終認為是交易雙方間的民事糾紛,被告人更沒有對受害者進行威脅和要挾。

2、被告人沒有獲取任何非法利益。本案中的相關被告人供述和辯解、被害人陳述和證人證言,只能證明被告人在涉案礦山經營、清運和荒料運輸中進行過丈量、統計和結算工作,不能證實其參與了敲詐勒索的犯罪行為。

3、在涉案礦山經營、清運、荒料運輸中,被告人進行丈量、統計和結算,其主觀目的和動機是為了擁有一份穩定并且收入較高的工作,除了領取固定的勞務報酬,被告人沒有獲取任何非法收益。

4、在涉案礦山經營、清運和荒料運輸丈量、統計、結算中,被告人從未欺壓殘害過群眾,在發現閆某某拖欠車工報酬時,非常反感,曾經想與其解除雇傭關系,后因為性格懦弱畏懼閆某某而沒有實現,期間,因為同情車工,被告人用自己的錢墊付了閆某某拖欠車工的加油費用。被指控的敲詐勒索罪中,只是起到一個被用作“工具”的作用,對于閆某某等獲取經濟利益,在一定區域或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響,起到的作用極小。

第四部分、量刑情節:

根據“兩高三部”《關于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第三十五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之規定,辯護律師作無罪辯護的,仍然可以就量刑問題發表辯護意見。

一、被告人具有自首情節。

被告人在接受詢問時,如實供述自己還未被警方掌握的犯罪事實,并積極配合警方工作,在客觀上幫助了警方,對警方及時偵破此案起到了一定作用。根據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的意見》第一條第一款第(3)項和第(5)項的規定,《刑法六十七條第和第,二款的規定,被告人構成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二、被告人系從犯、脅從犯。

在本案中,被告人不是槍支、彈藥的所有者,也不是槍支、彈藥的直接管理和維護保養者,只是起到輔助和次要作用;同時,當被告人發現保管的保險柜中存有槍支后,曾要求被告人閆某某和沿閆現明將其取走,但遭到被告人閆某某的怒斥和回絕,在此之后,被告人閆恪坤其實是在被告人閆某某心理威懾之下繼續非法持有槍支彈藥。因此,根據《刑法》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規定,被告人在本次犯罪中被告人屬于從犯和脅從犯,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三、本案中被告人具有酌定從輕、減輕處罰的情節。

被告人到案后,積極帶領警方去槍支彈藥藏匿地點查找槍支彈藥,雖然因為自身深度近視,沒有最終找到槍支彈藥的藏匿地點,但為警方及時查獲槍支彈藥,全面偵破閆某某案起到了較大推進作用;同時,被告人到案后,積極配合警方對閆某某在涉案礦山清運、荒料運輸方面犯罪事實的偵查,為警方全面偵破閆某某案提供大量幫助。以上行為雖然依法還不能認定為立功,但充分表明出被告人迫切立功的主觀意愿。

四、被告人無犯罪前科。本次犯罪是因為欠缺法律知識、性格懦弱導致,其主觀惡性較小,屬于初犯、偶犯。同時,被告人在本案第一次開庭時當庭自愿認罪、悔罪談度較好。

【二審判決認定】

原審判決對被告人閆恪坤所犯罪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故對上訴人閆恪坤及辯護人提出“原審判決量刑過重”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不予采納。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9)魯08刑終31號刑事判決書:維持山東省汶上縣人民法院(2018)魯0830刑初116號刑事判決第1項對閆恪坤的定罪量刑部分。

【辦案體會】

一、律師應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發揮積極作用:

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律師群體作為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重要力量,也應在此次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積極參與,依法辯護和代理。

在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中,用了13個“依法”,強調既要堅持嚴厲打擊各類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又要堅持依法辦案,確保辦案質量和辦案效果的統一,確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把防范冤假錯案,確保把每一起案件都辦成鐵案放到了至關重要的位置。這些實現,從訴訟規律及訴訟職能分工看,離不開律師辯護職能的發揮。律師辯護職能發揮得越好,發揮得越充分,就越能幫助公安司法機關正確認定案件事實,準確適用法律。依法辯護和代理涉黑涉惡案件應做到以下幾點:

首先,我們律師要高度重視此次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意義,并要積極主動參與到涉黑涉惡案件的辦理中來。

其次,我們律師在辦理涉黑涉惡的案件時要嚴格依法履行辯護代理職責。

再次,我們律師要加強業務學習,提升自身辦理涉黑涉惡案件的執業技能。

第四,我們律師在辦理涉黑涉惡的案件時要緊緊圍繞涉案罪名的構成要件來辯護。

最后,我們律師在辦理涉黑涉惡案件時,要注重與司法機關的溝通協調,共同確保案件質量。

二、被告人的感激之意透視出了開展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制度的重要性。

本案判決結果雖然二審法院予以維持,但被告人對本律師的辯護工作十分滿意和贊賞。被告人用了“兩個沒想到”,一是沒想到法院為其配備免費的律師,二是沒想到免費的律師勤勉敬業、專業,盡職盡責。

律師辯護全覆蓋制度,再次強調了人民法院有義務保障被告人有獲得依法辯護的要求。制度的出臺不僅在維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上進行了細化,在被告人獲得辯護的程序上進行了明確,使得被告人的辯護權得到切實保障,促進社會公平正義,防止“冤假錯案”發生,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進一步加大對人權的法律保障。

 


分享 :
  • 電話:0537-2381116
  • 傳真:0537-2385556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地址:濟寧市洸河路60號天工大廈7-8樓
© 1999-2020  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魯ICP備17044230號-1
ag金拉霸800倍游戏论坛 黑龙江p62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趋势走势软件下 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徐州麻将规则 真人哈尔滨麻将下载 辽宁快乐12遗漏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六肖如何十中八期秘诀 qq斗地主下载2015免费 辽宁11选5杀码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开 河北11选5下载 A股配资 重快乐十分走势图 友玩广西棋牌有挂吗 河北快3开奖结果前天